工藤サトシ

护目镜控/智爷一生的信仰/太一基,大辅君,大器桑DM三本命/日常表白土哥和赤爷/我永远喜欢deku小天使/岳光,和空,太美,双光,良姬,器明,智霞,赤黄,佐樱,鸣雏,带琳,博堇,创惠,胜茶

2018的第一发扭蛋
我爱x喷(*/∇\*)

终于等到班长在漫画出现,再也不用背原创角色的锅_(:3」∠❀)_
高举博堇大旗(*/∇\*)

自制MAD,剪辑自数码宝贝大冒险02剧场版《超恶魔兽的反击》

顺便再应援下b萌

有b站账号的各位,到时候别忘了投下数码组的孩子们(๑˙ー˙๑)

地址∶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057513

【DA02】追 (本宫大辅个人向)

Part 1

【嘀嘀嘀】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曙光,床头闹钟上天蓝色小龙有节奏的跳动着。

床上的少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起身关掉了闹钟。

其实也不能算是少年了,孤身一人至美利坚打拼的本宫大辅今年已经二十八了。

长久以来漂泊无依的生活早已让大辅改掉了从前爱睡懒觉的习惯。

随手拿起一块土司面包,来到地下车库,穿过各类名车。径直走向自己的脚踏车前,熟练地打开那锈迹斑斑的锁链。这车是本宫大辅二十五岁的生日礼物,是日本的朋友远渡重洋寄来的。

卖力地蹬着自己的脚踏车,穿梭于繁华纽约的车水马龙之间。

拐入一条小巷,在转角处停下车,用锁链把车与附近的一根电线杆子绑在一起,这样才能确保没有小偷顺走这辆抵得上自己好几个月收入的宝贝。整了整脖子上酒红色的领带站定在一家日式装修的店面门前,露出了那离家之后久违的笑容。

这是纽约贫民区中的第一家拉面店,属于本宫大辅的拉面店。

挺了挺身板,大步跨进店内。

店面不算大,却让人感到舒适。仅有的四张桌子被摆放得整整齐齐,桌面也被擦得没有一点油渍。

【前辈早上好】从厨房传来清脆的女声。

【早】习惯性地答应了一声

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】从点餐窗口探出脑袋,浅棕色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玩味,【老板来这么早,是有客人要来吧】

【小丫头别闹】大辅无奈地扯扯嘴角。

【我不叫小丫头】女孩鼓起腮帮子,【前辈好过分】

【好了好了,野野子快去工作】不顾厨房里女孩的碎碎念,自顾自地在收银台前坐下。

野野子是大辅高中时期的学妹,日本赴美利坚的交换生。作为足球社的后辈,听闻大辅开了拉面店后,便信誓旦旦地跑来店里,说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工作。于是乎,安城野野子成为了本宫大辅面店里的店长,一个没有店员下属的光杆司令。

【前辈,到底是谁要来】没一会儿,野野子又探出头来,【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】

【回去】毫不留情地将女孩的头摁进窗口内,接着双手托腮着撑在桌子上。

不过野野子说得不错,的确是很重要的人,那记忆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
Part2

【大辅】熟悉的声线,同十多年前一般阳光的音调,【久疏问候】

【啊……许久不见了】像从前足球比赛胜利后那样上前抱住他【太一学长】

离家十年,再见到故乡的朋友,本宫大辅心中不由地涌上一丝酸楚。强忍着泪水,有些哽咽地挤出几个字【我很想你们】

两人聊了很久,足球,数码兽,拉面,那个夏天的冒险,以及从前的伙伴们。

其实本宫大辅很想家,当初因为在国家足球队的选拔中落榜,大辅不顾家人朋友的阻拦,毅然选择离开日本去追逐梦想。初来纽约时的大辅靠着四处打工为生,五年之后再回家时,当年的伙伴们一个个都事业有成,像事先规划好似的,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,一帆风顺地前进着。即使在亲友们的轮番劝阻下,大辅还是背着大家偷偷买了回纽约的机票。

【因为不想被看不起,所以一定要努力向前】在视频聊天里,本宫大辅就是这样回答还不明所以的众人的。

临走前,八神太一递给大辅一张请柬,【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你】太一顿了顿,【光和岳非常希望你能来】

望着那张大红色的喜帖,本宫大辅有些恍惚,那个自己从小学时就喜欢的女孩,终于还是成为了别人的新娘。

送走了太一,大辅独自坐在收银台前,拆开那封请柬,才发现其中夹着一张淡黄色的信纸。那熟悉的字迹映映入眼帘,仿佛置身与十多年前的夏天,在暑假结束之前匆匆借到了女孩早已完成的作业。

【小光的字还是那么好看】微微地苦笑了一下。

这是一封很长的信,本宫大辅也不知自己读了些什么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光要结婚了。那个代表着光明的女孩,终于还是成为了高石岳的新娘。

不知怎么的,泪止不住地落下。

【前辈】躲在门后的女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学长,褪去活力四射的足球队队长光环的那个软弱的本宫大辅。


Part3

终于,带着祝福,本宫大辅还是再一次踏上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故土。

接机时,本宫纯意外地上前紧紧地抱住了这个自己从小欺负到大的弟弟。

【姐你别哭了】感到肩膀处的湿润,有些木讷地回抱住自己的亲生姐姐。

婚礼当天,大辅见到了许多昔日的伙伴,已经成婚的大和还有空,带着一儿一女前来的一乘寺夫妇,一行人中最早成家的泉学长,年纪最小和最长的伊织和丈前辈,以及同样从美国赶回来的美美。

由于太一宁死不做抢走妹妹的岳的伴郎,作为剩下伙伴中唯一的单身汉,大辅义不容辞地成为了自己十多年来的情敌的伴郎。

【多谢大辅能来呢】乘着大家出去的空档,岳首先打破了化妆间的尴尬【小光说了无论如何都希望大辅君能够参加我们的婚礼呢】

【是吗……小光这样说过】

【这套西装是小光选的,果然很适合大辅君,要是别人……】

【岳你会恨我吗】自顾自地打断了正说话的岳,【我一直都忘不了光】

在微微地愣了几秒后,高石岳很快地拾回了原有的笑容,【多一个人守护光不是很好吗,你,我,太一哥,还有哥哥,阿空姐,我们大家都是一样地爱她】

——因为她是我们所有人的光啊

窗外传来教堂的钟声,婚礼开始了。

看着穿上婚纱的光伴随着众人的祝福,在八神太一的陪同下走来。本宫大辅有些恍惚,十多年的时光,只有自己还停留在原地,原来自己才是那个永远活在回忆里的人。

八神光在修女的歌声中走来,只不过走向的不是他本宫大辅。

她是所有人的光,但从今往后只是高石岳一个人的。


Part4

没有在日本做过多的停留。在一一拜访了从前的好友之后,便很快地订好了回程的机票。

【这么着急就走了】本宫纯倚着门框,看着正收拾行李的弟弟。

【嗯,明早的飞机】

【在家多留些日子不好吗】本宫纯环顾了一下这个即将再次冷清下来的房间,【爸妈都很想你】

【拉面店还有生意】抬头望向姐姐,一脸笑嘻嘻的样子,【爸妈这儿不是还有姐和我未来的姐夫嘛】

还未等本宫大辅反应过来,本宫纯上来就是一顿胖揍。
【出去几年长本事了啊】

第二天一早,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本宫大辅,如期地搭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。

回到了那条熟悉的街道,远远的,看见站在拉面店门前的野野子笑得灿烂。

是时候放下了。

没有时间再止步不前,这一次是真的要前进了。

后来,后来啊,凭着不辞辛劳的工作态度,以及坚持不懈的性格,本宫大辅的拉面店响彻了整个纽约,并在全球都有了分店。

时间会予以不断追逐梦想的人的结果。

但不是所有付出都会得到同等的回报。









某年某月,本宫笑子正收拾父亲的遗物时才发现,亿万富翁的本宫大辅一直收藏着一套款式老旧的西装,唯一别致的是,衣领上用天蓝色丝线绣上的【我们的奇迹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脑洞了一下大辅在美国打拼的日子

感觉有点颓废(›´ω`‹ )

总觉得大辅君是个大器晚成的人啊

恋爱事业双双低谷,应该是不小的打击

心疼抱住大辅君(/ω\)

 

【DT】【良春】旧事簿 part2

【哟,建,好久不见】

换完礼服走向大厅时,恰好地遇见了来参加婚礼的启人父子。

【嗯,快一年没见了吧】

【是啊,成家后麻烦事真不少,今年把孩子送去幼稚园才稍稍轻松些了】说着蹲下身,向身旁的男孩解释道【小彦,这是建叔叔,是爸爸小时候最好的朋友】

【叔叔你好】小彦笑得灿烂,用略显生涩的中文向我打着招呼。

同样的语调,同样奇怪的发音,与记忆里的样子仿佛如出一辙。

那是数码兽事件刚结束那会儿,我们全家搬去香港的伯伯家住了一段时间。

【小春要叫人啊,不能没有礼貌】

那是小春第一次回香港,应该是由于没有认识的人,以及那时只懂很少的中文的关系,到了伯伯家之后,她一直躲在我身后不肯出来。

【小春】一向注重礼仪的父亲对于小春这一有失礼节的行为格外地恼火。强硬地将她从我身边拉到大家面前。说真的,把我也给吓了一跳。

【你好】不知是什么原因,小春这次令我意外地没有哭闹,而是认认真真地用仅有的几句从父亲那学会的中文介绍自己【我是小春】

我是知道的,那段时间小春过得很不开心。当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聊着天时,她只能默默地坐在一旁。原本活泼爱笑的小春,却常常独自抱着大耳兽玩偶漫无目的地大哭。

哥哥姐姐在这儿都有年纪相仿的堂兄弟姐妹,通常地,姐姐们会一起出去逛街,哥哥们则会聚在一起打电动,也常会拉上我一块儿。无论在家里还是在这里,小春都是最小的孩子。

我明白她想要加入大家的心情,于是我开始试着教她中文。小春很聪明,学得也快。

即使学会了不少简单的中文会话,小春每天念叨的还是那句【莫慢待】

看着这样的小春,总是觉得很心疼。

——只是这一切的一切,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都是无可奈何

【建良哥哥,大耳兽和黑大耳兽什么时候回来】

【我也不知道】

【可是小春好想大家】

【我知道,我知道的,因为我也一样地想他们】

【DT】【良春】旧事簿 part1


教堂的钟声响起,神圣而又悠扬。

今天是小春的婚礼,我们家年纪最小的小春也终于要嫁人了啊。不知为何,最近的这些日子里,儿时的一幕幕,总是频频浮现于眼前。

【建良哥哥不要走嘛】

大约是小学一二年纪的暑假,那时的小春还没有上学。由于爸妈都要上班,家里只剩下要上武术课而没有同哥哥姐姐一起回香港的我,以及幼稚园放假的小春。

【可是哥哥要去上课】

【那妈妈呢】

【爸妈去工作了,小春要乖】

【哥哥姐姐都不在,没人陪小春玩】略带哭腔的妹妹跑过来抱住我

【小春听话,在家里等哥哥回来】我摸摸小春的头,用商量的语气安慰她

【不要】毫无征兆地大哭了起来,堵住家门不允许我出去

【不可以任性】对于她这一无理取闹的行为,我也几乎是用吼的

一把将小春从门前拉开,开门,再关门,留下一句,不准出来,以及瘫坐在地板上哭泣的小春。

我承认我是过分了,在我回家后四处不见小春的踪迹时便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在我找遍了附近的公园和街道,却一无所获之后,愈发后悔自己当时说的话。眼泪开始不自觉地往下掉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

——我把妹妹弄丢了

直到后来,邻居的包子店老板领着小春找到了无助的我。那孩子从十米开外的地方奔过来一把抱住我

【哥哥我好想你】

后来的事也记不太清楚了。据说那天不知情的母亲火急火燎地赶到邻居家时,只见我俩抱在一起,小春哭得伤心,我也哭个不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妹控李建良第一视角

由于小春要嫁出去了所以开始回忆小时候的事

妹控大好(๑˙ー˙๑)

怎么办好喜欢李家兄妹(*/∇\*)

地底人 仁鸣/be

关于那时候的事已经记不太清了啊,那个再见到面码的夏天。

时间总是那么飞快地流逝。一直以来,抱着那份执念,于是不知不觉地成长,直到有一天鸣子说要做我的新娘,像从前那样,只是不再是童言无忌。

我开始学着忘记,有关面码,有关那时的超和平busters

鸣子是个好女孩,我知道的。尽管有时会冒冒失失的,会总催着我上学,和我吵嘴。至少,她是唯一一个一直陪伴着我成长的伙伴。我们常一起看漫画,一起收集口袋妖怪,一起想面码,想大家。

后来,后来啊,波波放弃了自己的旅行梦,雪集去了国外,也少有和大家联系。我们一起撮合的雪集和知利子也还是因为那跨不过的距离而分开了。鸣子呢,鸣子也终于成为了别人的新娘。

结局没有想像的那么美好吧。果然啊,即使梦与现实只有那一线的界限,却是一条永远跨不过去的鸿沟

不知不觉中,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很想念,很想念,你陪我走过的那最初的二十年。很感谢,很感谢,你一直以来的那份心意。

只是,现在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

像我这样的人,注定是孤独一生的吧

好想好想,和你一起,一直一直地走下去

【呐 anaru,做我的新娘好吗】
【胡说什么啊你】

是啊,我在胡说些什么呢

请别在意

这一切的一切,只是一个孤单的地底人的自白罢了。

END

脑洞的产物( ˘•ω•˘ )

自制光嘉/双光视频
地址: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796082